別讓疫情紀錄片凸顯“文化偏見”
文創

別讓疫情紀錄片凸顯“文化偏見”

2020年06月19日 09:09:35
來源:環球網

圖①

本報駐德國特約記者 青 木

“這絕對不是中國的宣傳片!”在德國電視一臺取消播出名為《武漢——暴發紀事》的疫情紀錄片后,該片德國制作方近日對德國《明鏡》周刊如此表示。德國專家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稱,該事件反映出歐洲疫情紀錄片中的“文化偏見”。

記者從多家德國電視臺內部工作人員那里了解到,目前在德國播出的疫情紀錄片主要通過兩種渠道獲得。一種為電視臺自身原創——確定主題后組成攝制組制作,參與者包括媒體駐各地記者等;或者電視臺根據已有報道素材再補充采訪后制作播出。13日,由德國、奧地利和瑞士共同組建的3sat電視臺播出名為《創意度過新冠危機》(圖①)的紀錄片。這部紀錄片由這家電視臺駐德國、英國、以色列等國記者聯合采訪錄制,展現世界各地藝術家在疫情中的生活手段。另一種渠道為外部購買——《武漢——暴發紀事》是由德國影視制作公司Gebrueder Beetz制作。該公司自2000年成立以來已制作近125部紀錄片,與德國所有公共廣播電視公司合作。與《武漢——暴發紀事》遭停播命運不同,另一部紀錄片《新冠,大陰謀?》順利于本月7日播出。這部紀錄片講述陰謀論的歷史起源,以及新冠危機中的各種陰謀論。

德國一家公共電視臺部門主管魯迪格告訴記者,疫情紀錄片想要順利播出要通過電視委員會審查,委員會主要看節目是否“政治正確”——是否違背民主自由等價值觀、是否偏向某黨派等。德國電視臺播出的紀錄片周期較長,疫情紀錄片周期則相對較短,但也要提前幾周公布內容概述、播出時間,并提前給主流媒體寄發樣片。這次《武漢——暴發紀事》被取消的導火索就是《南德意志報》等德國媒體、德國記者協會以及一些政客、德國智庫認為,由于該紀錄片素材來自中國五洲傳播中心(CICC),因此不夠“獨立”。

“德國以及歐洲疫情紀錄片中有不少偏見。”德國柏林媒體藝術專家克里普告訴記者,在歐洲拍攝的紀錄片中,中國、俄羅斯等國的形象總被歪曲,因此當有節目展現中國正面形象時,一些主流媒體就會“不適應”。克里普認為,這種偏見背后有“文化主權”的因素,“一些歐洲政客不希望在歐洲播出的疫情紀錄片中突出中國的成就,他們認為防疫戰也是一場制度競爭,不能讓‘中國模式’在文化節目中體現出來。”

圖②

據記者觀察,德國播出的疫情紀錄片對本土抗疫表現大多給予肯定,對其他國家和地區多以負面來報道。比如,德國電視二臺播出的系列疫情紀錄片《德國的脈搏》詳細地從養老院中的老人、酒店工作人員以及家庭教育等多方面敘述德國人如何克服疫情,體現德國社會凝聚力;與之相反,另一部疫情紀錄片《美國的冠狀病毒:失敗紀事》(圖②)則集中描繪美國總統無能、美國醫療物資缺乏等內容。“疫情紀錄片不應有太多偏見,”克里普認為,歐洲國家制作的紀錄片中應展現其他國家更多面,好的內容和文化也應借鑒——要“文化主權”,也要“文化合作”。▲

有聊天室的彩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