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破浪的爸爸:堅守是另一種勇敢丨風向人物
文創

乘風破浪的爸爸:堅守是另一種勇敢丨風向人物

2020年06月19日 15:42:30
來源:鳳凰網文創

關于父親,當我們想說些什么,才發現,詞藻是如此匱乏無力。因為,那種含蓄內斂的付出和表達,長久以來是被埋藏和遮蔽的。沒有母愛的春風和煦,點滴情長,沒有愛情的濃烈張揚,奮不顧身。

誰在年輕的時候,不曾慨當以慷,將尋夢追光當作人生第一要義,縱身躍入無論是刀山火海抑或荊棘叢林。傷痕累累之時,驀然回首,那個背后穩穩托住你的人,是父親。有了孩子過后,他們變得顧慮重重,不再爭做激流勇進的弄潮兒,而是退居到孩子身后,變成了守護者,可是,誰說堅守不是另一種勇敢呢?

父母在,不遠游。事實上,我們求學、工作,希望謀得更好的前程,都在一次次遠離故里,留給父親的,就是一個個不斷目送的過程。直到有一天,孩子成了父親才明白,更迭的不過是時空,不變的是父親對于子女那種不講求回報、出于本能的愛和掛念。

2020年父親節來臨之際,鳳凰網文創頻道推出“乘風破浪的爸爸”系列采訪,對話四位爸爸。在生活的海洋里摸爬滾打、乘風破浪,他們在外試圖闖蕩出一片天,也沉穩堅定地為小家撐起一方保護傘。

上傳失敗

“那是我初為人父最深刻的體驗”

阿力普(音樂制作人,詞曲作者,歌手,樂隊主唱)

85后,金牛座,兒子9個月

來自他的故事:

剛出生的那天,因為血糖低,孩子差點進ICU,我一個人抱著孩子在陌生的醫院里到處跑,感覺自己像一只著急的無頭蒼蠅,那一刻真的心快跳出來了。好在最后血糖上來了,現在小朋友很健康。那是我初為人父最深刻的體驗。

鳳凰網文創:你平時陪伴孩子的時間多嗎?

阿力普:我平時工作基本在家,再加上今年疫情的原因,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家里。孩子睡覺時我就可以抽空干點自己的事,其他時間我都陪著他。

鳳凰網文創: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父親形象?

阿力普:現在孩子比較小,只能他要什么就滿足什么,所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樣的父親。不過我也有耐心不足的時候。我希望自己做個嚴厲的父親,同時也和孩子做最好的朋友。努力一下吧。

鳳凰網文創:聽說你寫了首父親節主題的歌,能劇透下為什么寫這首歌嗎?靈感來源是什么?

阿力普:嗯,《雪白的》這首歌我的靈感來自當時媽媽生病,我只是想單純表達一下自己的焦急,或者給自己一個出口放松一下。只是我一直寫不好,所以放在一邊。等孩子出生了,我翻出來再看時有了新的感受,很快就寫完了。叫《雪白的》是想形容家人之間那種干凈、無雜質的狀態。

鳳凰網文創:如果選擇一本書或者電影和孩子一起看,你會選什么?

阿力普:我很想陪孩子看一次《三國演義》。因為我小時候就對這些故事特別感興趣,我再看一遍也許會有新的體會,也可以一邊看一邊給孩子講解。

“我生命中最不可缺失的力量”

付饒(媒體人、紀錄片工作者)

85后,白羊座,兒子兩歲半

來自他的故事:

相信為人父母都會有望子成龍之心,記得之前我爭取到一個機會可以帶兒子去泰國拍嬰兒用品的廣告。我兒子算是百里挑一,從初試到復試都通過了,順利拿到了廣告童星拍攝的資格證。

萬萬沒想到的是,兒子之前沒有申請護照,買不了機票,而當時距離開機日只剩不到一周時間了。情急之下,我多次奔波于出入境大廳,也拜托朋友想辦法,看是否可以先拿到護照號把機票訂下來。

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護照在去往泰國的當天上午拿到了。我火速把取來的護照送到機場,抱起自己兒子的那一刻,心里不知道有多開心。

鳳凰網文創:你平時陪伴孩子的時間多嗎?

付饒:平時我的日常工作過于瑣碎,時不時還趕上出差拍攝。只能靠節假日來陪伴孩子快樂成長。希望能盡力把流走的時光彌補回來。

鳳凰網文創: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父親形象?

付饒:我更像一個嚴父。自古至今流傳一句老話,棒棍底下出孝子。但其實每當兒子犯了錯誤,我都會與他講道理,畢竟家長是孩子的一面鏡子。

鳳凰網文創:如果選擇一本書或者電影和孩子一起看,你會選什么?

付饒:我會選《當幸福來敲門》,我覺得這部影片可以完全表達父親對自己孩子全身心的投入和無私的愛,我的兒子就是我生命中最不可缺失的力量。

“小苗要長成大樹了”

連達(古建筑畫家、人文作家、旅行家)

75后,雙魚座,大女兒三年級/小女兒一年級

來自他的故事:

我們家北面有一座海拔近700米的大山,有著險峻的山峰和峽谷。大女兒6歲時,我就帶她進行過穿越,希望她不做溫室里的弱苗,要磨練得堅強勇敢,之后又帶她多次去過。小女兒比姐姐嬌氣,在家時經常因為一些小事哭鼻子,聽說我們去爬大山,一般都表示:“那么可怕,堅決不去!”

最近也許因為疫情在家憋悶太久了,小女兒竟然表示要跟我們一起去爬山,要讓爸爸刮目相看。山路崎嶇,巖石嶙峋,小女兒就像瞬間長大了一樣,怎樣危險的路線都敢自己去攀爬克服,一句苦累也沒喊過,除了坐下來猛吃喝一頓補充能量之外,幾乎一直不甘示弱地緊緊跟在姐姐身后,穿越甚至比她們還高許多的濃密的灌木叢,攀爬巨石突兀的斷崖。

我瞬間有一種自己的小苗要長成大樹了的欣喜感,心情特別復雜,既高興又有點忐忑,真擔心她們翅膀硬了,依戀爸爸的階段也就快結束了。當她們爬上山頂,過來一起抱著我慶祝的時候,我也緊緊抱著她們,好像怕她們離我而去一樣。

女兒們說,等她們將來自己能工作了,就帶爸爸去很多地方玩,就像我今天帶著她們一樣。我說,那時候我就變成老頭子,走不動了。她們表示,那時候她們就長大了,可以背著我走,為此,可以多多鍛煉,沒問題的。我當時忽然就感動得鼻子都酸了。

鳳凰網文創:你平時陪伴孩子的時間多嗎?

連達:以前大多是接孩子放學回家后,陪伴孩子一起寫作業,跟她們做游戲,給她們講故事,哄她們入睡后,我才繼續熬夜做自己的工作。這半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兩個女兒都在家上網課,所以我們每天都在一起,也是除了她們上幼兒園之前,我陪伴她們最長的一段時間了。

鳳凰網文創: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父親形象?

連達:我是嚴父和慈父兼而有之,在管理她們學習、寫作業和正確做事情的時候,我總是很嚴格要求,甚至在原則問題上絕不心慈手軟,還打過孩子屁股,用孩子們的話說“真是太‘殘暴’了”。但在平時又和孩子們玩鬧得不分彼此,像個小孩子一樣跟她們一起做游戲,追逐打鬧,做大馬馱著她們在屋里爬來爬去,一起做拼圖,一起放風箏,一起去海邊撿貝殼。孩子們跟我也特別親近,喜歡纏著我撒嬌,哪怕我剛剛批評過她們,也會很快又來摟著脖子抱著腰,跟我貼臉。

鳳凰網文創:如果選擇一本書或者電影和孩子一起看,你會選什么?

連達:我和女兒們一起看過很多書和電影,剛剛問她們最喜歡哪本書,她們竟然異口同聲說最喜歡我給她們畫的繪本《長城》。因為這本書,我帶著她們倆學習長城知識和實地參觀萬里長城,里面還創意性地畫了我帶著女兒們與秦始皇和明成祖對話的場面,她們覺得特自豪,還曾經帶去學校給同學們炫耀過。

“頭一回當爸爸,請你原諒”

莫染(詞曲作者,音樂人)

75后,射手座,兒子上初一

來自他的故事:

在兒子十歲生日的時候吧,那天正好是周末。我特意從網上買了拉花之類的裝飾,在頭天晚上他睡著的時候偷偷布置起來,就想讓他早上醒來一睜眼就看到,哈哈!我不是一個浪漫的人,這是我至今為止干過的最浪漫的事。

鳳凰網文創:你平時陪伴孩子的時間多嗎?

莫染:雖說每天都在一起,但真正有效陪伴并不多,除了在校和作業時間,基本就是晚飯時間聊會天。小學階段每天晚上還會陪他一起閱讀,初中隨著課業負擔加重基本就沒時間了。

鳳凰網文創: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父親形象?

莫染:在外人眼里,可能我對孩子有點寵溺,其實在我自己看來恰恰相反。我對孩子是不夠、是虧欠,而不是太多。有時也會有情緒,過后就會很自責。我會和兒子說:我是頭一回當爸爸,有時做得不太好,請你原諒,你也多給我提提意見。我做得不夠好,還在努力。

鳳凰網文創:你曾帶著兒子去巡演,當中發生過什么有趣的故事?

莫染:在他八歲的時候我們有個約定,每年暑假帶他出去走走,走它個十年。十年后他就該帶著女朋友出去了,我就該退場了哈哈!后來因為我平時不方便到處跑,就把巡演安排在暑假,帶著他一起。18年巡演到成都時,帶他去看我曾經學音樂的地方,現在早已人去樓空,當年懷揣夢想的少年,如今是個背負著生活與理想的父親,挺感慨的。我希望他健康,平安,善良,正直,獨立,自尊地活著,有熱愛的事,有深愛的人。

鳳凰網文創:如果選擇一本書或者電影和孩子一起看,你會選什么?

莫染:《尋夢環游記》吧。只要有人還記著你,你就沒有真正地死去。有時我和兒子也會聊到生死的話題,很贊賞電影里對生死的詮釋。

結語

人父初體驗,歡欣又忐忑的同時,他們“爸”氣十足:有人給孩子寫歌,有人把孩子打造成了“小童星”,有人將孩子“畫”進了繪本,有人帶著孩子全國各地巡演……

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也成長自稚嫩的少年,有著頭一回當爸爸的手足無措、嘆氣著急、小心翼翼。他們偶爾會偷懶、偶爾會犯錯,遇到過挫折,也面對辛酸與委屈。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 (《詩經·小雅》)。養育之辛、之不易,在成年過后,才有著更深刻的體驗。我們終將目睹著父親的背影,從高大壯碩,到孱弱卑小,那是關于時光流逝的印記,但時光之外,他們一直都在乘風破浪。

鳳凰網文創頻道在此祝全天下爸爸們節日快樂!

主編:宋觀

作者:劉瑞祺

海報:尹志

策劃:劉瑞祺,時令,高曉晨

有聊天室的彩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